春節裏,吃無疑是家家戶戶始終不變的主題。但往往是一個假期“放肆”下來,人們卻又變得憂心忡忡起來——體重又超標了。1月31日記者走訪了錫城數家健身俱樂部後發現,這兩天忙著健身“甩肉”的市民數量陡增。一位從業多年的健身教練告訴記者,由于飲食沒有節制,每年春節過後,不少市民都會把減肥作為上班後的首要任務。 

在一家位于中橋的健身房內,市民周小姐正在跑步機上揮汗如雨。“過年是天天吃,一天至少兩頓大餐,時不時還要來上一頓夜宵,前兩天我再一稱,足足比年前重了4公斤,連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其實周小姐的一番話也正是時下大多數市民春節假期生活狀態的一個真實寫照。春節忙著跑親戚、會朋友,胡吃海喝自然是無法避免的,這幾天折騰下來,身上的肉難免會多了幾圈。在健身減肥方面頗有研究的資深健身教練周雄告訴記者,過年吃吃喝喝,人體攝入了大量的高蛋白質、高脂肪和膽固醇,體重肯定會暴增。為此節後減肥,運動方面要以有氧運動為主,並配以清淡的飲食,經過半個月左右的體育鍛煉,就能有效地達到減脂效果。市民節後忙“甩肉”,錫城各大健身房的生意一下子紅火了起來。在一些大型健身房記者見到,前臺排隊辦卡的市民非常多。19點到21點時段,跑步機更是成為“搶手貨”,一些晚到的市民,甚至只能在一邊排隊等待。濱湖區某大型健身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兩天前來健身的市民的確是多了起來,咨詢電話更是響個不停。其實一般來說,健身的高峰期應該是六七月份前,不過近兩年春節之後過來辦卡健身的市民也非常多,近期私人課程的預訂情況也比較火爆。該工作人員表示,時下過來健身的主要還是以年輕白領為主,原因不外乎是想把春節裏長的肉減掉一點。另一方面,隨著天氣轉暖,人們運動健身的需求也會愈發強烈,到了3月份會迎來真正意義上的一波高峰。

 

不少健身房年後又“人去樓空” 八成健身房日子不好過

節後市民忙減肥,健身市場生意看似紅火,但其實真正風光的為數不多。家住新江南小區的市民屈先生1月31日去小區門口的健身房健身,發現健身房已經人去樓空,卡不能退,只能去另一家連鎖店消費。就在去年末,崇安新城又一家一兆韋德分店也以關門告終,所幸退卡還算順利。近年來,錫城健身房關門現象屢見不鮮。一位健身業內人士斷言:目前錫城健身行業只有不到兩成經營良好,多數都在艱難度日。  

 

現象 健身房經歷倒閉潮 

屈先生去年5月花了1000元在家門口的“加州健身”辦了一張會員卡,看過裏面的設施環境還算可以,而且想到就在家門口很方便,價格也比較便宜,屈先生想都沒想就辦了。春節裏胡吃海喝胖了一圈,許久沒去運動的屈先生打算1月31日開始健身,爭取把肚子上的“遊泳圈”甩掉。但前去一看,這家開了沒兩年的健身房居然春節前就關門了。根據張貼的告示說明,持卡者不能退卡,只能去中橋店繼續使用。“當初就是圖個離家近才辦的卡,現在要到這麼遠的地方去,這卡不就等于沒了?”屈先生看著還有3個月才到期的卡,一臉無奈。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錫城健身房遍地開花,但是伴隨而來的是倒閉大潮,很多規模不大或者管理不善的健身房紛紛應聲倒地,包括東門附近的貝爾健身,南禪寺的時空隧道、金色年華,中山路上的星空等。如星空等健身房關門後,因退卡事宜未處理好,還引發過群體投訴。在倒閉潮中,甚至還有如一兆韋德等連鎖健身房。不過,這類連鎖健身房相對來說善後事宜處理比較妥善。 

一些小健身房老板“玩失蹤”,也讓大量辦有會員卡的消費者蒙受了很大的經濟損失,因為部分商家關門的時候並未通知其會員前來辦理退卡等手續。“很多經營者要麼對行業一竅不通,要麼就是急功近利,一旦無法短時間內盈利就‘拆爛糊’。”健身房投資者吳先生稱,現在不少健身房都是靠賣卡維係,一旦後期會員數量跟不上,倒閉在所難免。  

 

原因 高租金不堪重負 

“健身行業門檻低,在店面規模、器械等方面都沒有行業標準,只要有點錢注個冊,就能辦健身房。”吳先生告訴記者,盡管準入門檻低,但經營的成本卻逐年上升,最終不少健身房發展難以為繼直至關門。 

據其介紹,運營健身房的成本一般包括房租、健身器材和裝修投入以及人工費,其中帶動運營成本上升最快的是房租。目前主流的健身房,面積通常都在1000平方米以上,即使是非黃金地段的租金每天都在1000到2000元左右,市區的就更貴了。隨著房價不斷上漲,租金壓力日益顯現。按每平方每天租金上漲1元計算,每月就需要用20到30張會員卡,才能化解租金成本上漲的壓力。採訪中記者了解到,很多關門的健身房,多數是因為承受不了高租金而被迫退出市場。  

 

價格亂戰“身不由己”

為了快速回籠資金,健身房幾乎都採取會員制度,實行預付費制,不管是年卡、季卡或是月卡,先預付錢再享受服務。經過幾輪價格戰洗牌,目前錫城健身房的年卡價格基本形成這樣的格局:小型健身房在800元左右,中型健身房普遍維持在1000到1500元左右,高端定位的品牌價格大致在2500到3000元左右。 

“我們的小區健身房對業主收費是2500元左右,對外是3000元左右,其實從成本來說利潤已經很低,但是還是有不少人認為價格過高。”位于融創天鵝湖小區內的一家健身房負責人感嘆,現在行業內很多的千元以下卡已經徹底打亂價格秩序,消費者對不斷下降的價格形成慣性認識後,再提升價格就非常困難,“近百萬元的健身器械、支付給教練平均一節課100元的費用,年卡如果只賣幾百元,後期運營根本沒有利潤可言。”  

據其透露,很多健身房九成以上的收入來自會員費,其他收入則來自私教費用,經營模式相對單一。為了維持生計,一些健身館就以超低價吸引會員,導致整個行業陷入打價格戰的境地。 

為了保證運營資金,就必須吸引更多的會員。當健身房人數過于飽和時,服務質量就較難以保證,隨之而來的就是服務質量的下降。有消費者就向記者反映,健身房為了節省空間容納更多會員,跑步機的距離靠得很近,更衣櫃和洗浴間狹小、熱水只能定時提供等等,高峰期會員可能還需要等待健身器械,甚至等待淋浴設備,這種情形演變的最終結果就是顧客大量流失。  

 

氛圍不濃,一半卡“睡眠”

“近幾年,健身行業表面上熱火朝天,實際上已經開始走下坡路,健身行業的投資回報並不理想,真正獲得發展和利益的屈指可數。”太湖新城一家健身房的負責人趙威臣告訴記者,運營成本的高企和惡性價格競爭,都是健身房頻頻倒閉的原因。但是,健身市場難做,與無錫整個健身氛圍的不濃厚也有不小的關係。

以前在上海經營健身房的他還多次感慨無錫的健身市場難做,因為無錫人的健身意識相對上海等大城市來說還是比較薄弱,“很多無錫人更願意花錢上館子,也不願意把錢用在健身上”。 

吳先生也坦言,前幾年健身市場剛剛興起時,很多無錫人都去趕時髦,辦卡勁頭挺足。但是,不少人的健身熱情維持時間太短。他告訴記者,現在錫城傳統健身房以器械、力量運動愛好者為主,“睡眠卡”還比較少。但是大多數綜合性健身房內,“睡眠卡”至少佔到一半以上,“很多人辦卡後就來個幾次,城市的健身氛圍並不濃厚。”  

 

趨勢 健身市場有待細分 

據一位業內人士稱,無錫現有的健身房成功經營的不到兩成,其他都在苦捱。他的朋友在市中心開的一家健身房去年一年的虧損額就達到50萬元。但是從業者對這個行業的前景仍然看好。採訪中,幾位健身房負責人都強調,這個行業要良性發展“不能再一味打價格戰”,今後健身市場無論是定位、服務還是選址,都將進一步細分。 

記者發現,如今一些健身房投資者已經舍棄競爭激烈的城區市場,轉到惠山區、濱湖區不少經濟實力較好的鄉鎮搶灘。也有一些小區健身房推出了很多個性化服務,比如有的健身房在會員的鍛煉頻率、飲食、休息上都給予指導意見,以更好地鼓勵會員堅持下去。有的則在室內規劃了大面積的融合無線上網、咖啡吧、美容SPA、臺球等的商務休閒區域,讓客人在健身房內享受一條龍的休閒服務。還有的健身房和街道、社區合作,作為社區文化中心的配套,不僅有人氣保證,而且也可有效減少成本。

 

節錄自無錫商報,作者朱潔、曲直,2012-2-5

    全站熱搜

    DotComeHeal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